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3656|回復: 0

鍾一諾《Song Book 歌集》

  [複製鏈接]
清研 發表於 2019-8-27 19:56: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本應該很高興
鍾一諾《Song Book 歌集》

文/圖: 清研
場地: The Hub (Evosound weekend party)

roger chung (3)b.jpg

得知道組合「鍾氏兄弟」主音歌手鍾一諾Roger推出個人唱片《Song Book 歌集》便開始好奇。
好奇的,是由「鍾氏兄弟」的兩張唱片開始,一直看著他們在jazz世界裡推進,和探索,一直在變,尤其是鍾一諾近年開始在大學裡教授jazz音樂,於是更是想知道他個人在音樂上的轉變。

鍾一諾這次是加盟到evosound推出首張個人大碟,音樂上是以二人組合完成,就是他跟失明鋼琴家Jezrael Lucero合作。也就是一人聲一鋼琴,二聲合演出這張唱片。

鍾一諾把唱片定名為Song Book,靈感是來自美國的The Great American Song Book。
鍾一諾詳細解釋,「此概念源於美國的The Great American Song Book,就是一個把20至50年代美國作曲家的一些經典作品收集於一起的非官方歌集,再通過不同年代的音樂人演繹來承傳給新的一代。」
於是想到Song Book在香港應該如何演繹?
「我認為香港也可以有屬於自己的Hong Kong Song Book。雖然香港的Cantopop都是一些屬於某個時代的商業產品,但作為一個視香港流行音樂為香港的身份認同重要一部份的人,我認為Cantopop可以被賦更深層的文化意義,而這就是製作此專輯背後的核心理念。」

以American Song Book而言,Tony Bennett, Ella Gitzgerald都曾經推出過,並成為經典。 Rod Stewart推出的四張American Song Book銷量極好,不過記得當年推出之時,音樂雜誌對他此轉向並沒有好評,大概都是說,未夠深度,純以商業而行,jazz的認略也不夠之類。

關於American Song Book此概念,我認為可以追溯得更深入。香港近年都是翻唱歌,只有大家的取向不同,此點跟American Song Book的概念,就很模糊,難以界定。

鍾一諾詳述,他啟發此概念,是因為夏韶聲的《諳》唱片,「我真的覺得是難得一見的唱片,在他之前,香港沒有人做過。」
鍾一諾大概的意思,是翻唱歌一直都有,但是具有深層探索香港文化源頭的Song Book概念,卻是沒有。
此時正好遇到夏韶聲的《諳》唱片的監製張景謙,我立即拉他過來,四人,連同Jezrael Lucero,一起討論。
張景謙回想當日,他邀請夏韶聲製作諳的唱片,初時夏韶聲反對,他想做新歌,張景謙向他講解概念,夏韶聲捉摸不到定義。
此點就正是我剛才所說,要分辨出不同一般翻唱,不容易理解。
直至夏韶聲後來明白到張景謙的構想,就立即應承。
關於Song Book的概念,確實難以白紙黑字分列清楚,簡單而言,是經過各音樂巨人的提煉,把歌曲帶到另一個層面。
當然,如果金曲本來就是經典,就說不上話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張景謙補充,坊間的口水歌之說,此字難以成立,只可以代表在卡拉OK一成不變照著唱,則可以說成口水歌。音樂人,各自以自己的靈感,演變一首歌,變化因人而異,就各自修為了。

鍾一諾解釋,他收錄唱片時,採用一take過的形式收錄,正是此意。Jezrael跟他一起即興構思,想好了,就即場的玩。錄完,大家互拋意見,再來一take,然後挑選滿意的版本收納唱片裡。此等即興,是加入個人創作,而且是當刻的想法,未必是經過周詳思考。
Jezrael是一位一直都跟鍾氏兄弟合作的鋼琴家,他說,合作很輕鬆,跟鍾一諾很容易就碰出新的火花。

鍾一諾續解釋,唱片的Song Book有核心主題,就是表揚香港的作曲人,香港的歌曲能成為經典,作曲人的成就不能抹煞,值得致敬。
作品是以1981年至2002年期間出版的作品,包括粵語流行曲先驅顧嘉煇、許冠傑及林子祥,林敏怡、盧冠廷、鍾肇峰及柳重言,劉以達、黃耀明及蔡德才,Black box的張佳添,與及林一峰。


我死纏爛打的討論完American Song Book的概念,才問及其他內容。例如達明一派的《今天應該很高興》。
「這首歌有它的時代位置,它的推出,是反映出當時的香港狀況,人心不定,很多人移民,但是作品裡是看到對香港這片地的愛。放諸今日的大氣候,這首歌竟然同樣地入心。」
人物變,景物變,大環境大氣候改變,就是情不變。香港人出現另一層的不安感,和另一層的對香港地的愛。

除了作曲家的作品外,鍾一諾寫了《星聲夢裡人》,也是向作曲家致敬,歌詞中的「遙望晚空中的星塵,回望往昔許過的願」,「遙望晚空中的星塵,前面要跨出新的路」
其實也是以今日的香港人情懷,細寫香港這片地的願景。


最後以鍾氏兄弟不在此碟中發表的另一首新歌作文章的結束,那是《獅子山藍調》。顧名思義是blues作品。
「背棄了理想 你我都可以
那怕會有天 永遠也不會醒
山下那燦爛金曲 暗角裡喪失記認
獅子山 獅子山 裝睡了會否甦醒?
即使要死也不會認命!」

歌詞放在今日掃完facebook之後播放,就會明白做一首關於這個大時代的歌的意義。

播放完,就抹抹眼角,看到facebook太多,會累,也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GMT+8, 2024-5-22 07:28 , Processed in 0.02188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