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410|回復: 0

《最後四首歌》

  [複製鏈接]
清研 發表於 2019-5-13 10:22: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最後四首歌》

文: 清研
IC--178230--650.jpg

第三十屆澳門藝術節
澳門樂團 x 深圳交響樂團
理查·施特勞斯:《最後四首歌》


首先我要為自己說明一點,我並不是古典音樂的樂迷,所以,對演奏的水準之類,不敢亂說。而我想說的,是樂曲背後,作曲家的故事。
如今次想說的作品Richard Strauss: Four Last Songs, 我觀看的,是由Katrin Adel主唱,演奏的是,澳門樂團 x 深圳交響樂團,指揮/呂嘉

這作品令我動容的,是Richard Strauss對於死亡的看透,在1946年到48年,是他最晚年作品。完成時作曲者84歲,作品完成之後,僅僅兩年便逝世。當時的他,經歷過戰火之中的破壞,他自己處身於自己納粹軍身分,卻有著猶太人的家人,兩極的夾縫中生存,估計生存與死亡,二大處境一直繞著他。

到晚年,自己已經接近死亡邊緣,於是,這些作品裡的不是絕望,而是對死的之嚮往和看淡,沒有悲傷,而是到死亡後的世界反而帶著平靜和好奇。


四首歌曲詠唱死亡,不過各有宗旨,當中充滿平淡感情,甚至期待,在死亡逼近前。他甚至在「在暮色中」的尾聲部,甚至嚮往向。

以下是四章抄錄的歌詞:
1. 春(Fruehling)(黑塞詩)
In dammrigen Gruften traumte ich lang
von deinen Baumen und blaue Luften,
von deinem Duft und Vogelgesang.
    在昏暗的山谷裡,我做夢了好久。
    夢到你的樹木與藍天,
    夢到你的香氣和鳥語。

Nun liegst du erschlossen in Gleiss und Zier
von Licht ubergossen wie ein Wunder vor mir.
    現在你穿戴得又閃耀又華美而來,
    奇蹟般在我面前浴光站立。

Du kennst mich wieder, du lockst mich zart,
es zittert durch all meine Glieder deine selige Gegenwart!
    你又認出了我,並溫柔地擁抱我,
    你的雍華使得我四肢發抖!

2. 九月(September)(黑塞詩)
Der Garten trauert, kuhl sinkt in die Blumen der Regen.
Der Sommer schauert still seinem Ende entgegen.
    庭園在悲傷,冷雨滲進花瓣。
    夏天在發抖,靜待他的大限。

Golden tropft Blatt um Blatt nieder vom hohen Akazienbaum.
Sommer lachelt erstaunt und matt in den sterbenden Gartentraum.
    金葉一片片飄落自高大的洋槐樹。
    在他垂危的庭園夢中,夏天驚慌又虛弱地微笑。

Lange noch bei den Rosen bleibt er sehnt sich nach Ruh.
Langsam tut er die mudgeword’nen Augen zu.
    在玫瑰花旁他逗留了一會兒渴望歇息。
    然後慢慢瞌上疲憊的眼睛。

3. 即將就寢時(Beim Schlafengehen)(黑塞詩)
Nun der Tag mich mud’ gemacht,
soll mein sehnliches Verlangen freundich die gestirnte Nacht wie ein mudes Kind empfangen.
    現在我厭煩了白晝,
    所有渴望,都像睡意矇矓的孩子,樂意屈就滿天星夜。

Hande, lasst von allem Tun, stirn, vergiss du alles Denken,
alle meine Sinne nun wollen sich in Schlummer senken.
    雙手,放下所有工作,額頭,忘掉所有思維,
    現在我所有的意識,都只嚮往沉入夢鄉。

Und die Seele unbewacht, will in freien Flugen schweben,
um in Zauberkreis der Nacht tief und tausendfach zu leben.
    我那不再被綁縛的靈魂,想要自由遨翔,
    永遠耽溺在夜的神奇國土。



4. 在暮色中(Im Abendrot)(愛欣多弗詩)
Wir sind durch Not und Freude gegangen Hand in Hand;
vom Wandern ruhen wir nun uberm stillen Land.
    我們曾經手牽手,經歷辛酸與歡樂;
    別再徘徊了,現在就在那寂靜的大地歇息吧。

Rings, sich doe Taler neigen. es dunkelt schon die Luft,
zwei Lerchen nur noch steigen nachtraumend in den Duft.
    周圍溪谷已逼近,天空暮色已漸濃。
    只有兩隻雲雀,尚在追逐着夢,翱翔在晚霞裡。

Tritt her und lass sie schwirren, bald ist es Schlafenaeit,
dass wir uns nicht verirren in dieser Einsamkeit.
    來,靠近我,雲雀就讓他去飛。就要到就寢的時候了,
    別讓我們在這孤寂中迷失我們的路。

O weiter, stiller Friede! So tief im Abendrot.
Wie sind wir wandermude-ist dies etwa der Tod?
    哦,浩瀚而寧靜的和平!深深在暮色中。
   我們已疲於徘徊─難道這就是死?
-----------------
預告:
24/5澳門金沙劇場

有“德國卓別靈”之稱的Karl Valentin是德國二十世紀初著名的喜劇演員,他的肢體語言既幽默又充滿戲劇和音樂元素。《卡爾的荒誕酒館》串起了幾篇他創作的短篇劇作以及二十世紀初的德語流行曲。十一位演員、一位歌手、一隊十人管弦樂隊,將帶來一場集現場音樂、舞蹈和戲劇於一身的文藝娛樂盛宴。Karl Valentin諷刺對白、演員搞笑。此劇在葡萄牙巡迴演出時大受好評。


導演:Ricardo Neves-Neves
音樂總監:Rita Nunes
演員:Ana Cloe、Elsa Galvão、Joana Campelo、José Leite、Márcia Cardoso、Rafael Gomes、Rita Cruz、Samuel Alves、Sílvia Figueiredo、Tadeu Faustino、Vítor Oliveira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GMT+8, 2019-7-23 02:41 , Processed in 0.02950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