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1220|回復: 0

黎允文訪問

[複製鏈接]
清研 發表於 2013-11-22 13:15: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henry lai3008b.jpg

激戰
黎允文
text, photo: 清研

        香港著名電影配樂人黎允文推出了最新的原創電影音樂專輯,是《激戰》。

        此電影在自上演以來,得中港台觀眾的不少讚賞,而片中的配樂更是叫人一聽再聽,我就喜歡那份推動著大眾

的情緒的感覺。 此OST CD 是黎允文出品,再邀請了不少樂手和樂團參與,如葡藉結他手Paulo Valentim,他帶出很濃厚

的古式澳門情懷,而拉脫維亞手風琴手Agruch Gennadiy亦是帶來一份輕輕的小島風情,而捷克交響樂團Capellen Orchestra

已經是黎允文合作過幾遍。
        「用捷克交響樂團Capellen Orchestra,是因為合作了一份很好默契,容易做到理想的效果,Capellen Orchestra參

與了不少電影的音樂。
        在布拉格錄音,因為Capellen Orchestra出色而且hall聲好。連mastering(母帶處理)亦由外地進行,努力追求靚聲。
        「而我選Agruch Gennadiy,是因為澳門風情,很貼題。」
        此唱片風格清晰,而音樂的感染力強,最驚喜的,是有Simon And Garfunkel 的"Sound Of Silence ",而黎允文

的最新版本,變得帶點孤獨感。
        「用到"Sound Of Silence ",是導演喜歡,不過要重新變奏,也是挑戰,始終原曲太著名,不能亂動,另外,

一個新挑戰的,是在"The Golden Rumble"之中,我加入了短奏版,有些人也察覺得到。」他詳說。
        「音樂是有如電影,有伏線,同曲變奏,讓人勾起回憶,知道回憶前面甚麼部份的劇情,於是共鳴便建立了。

有時,音樂所做的伏線,連導演也意外。」
        這才是神來之筆,和一定要二人互相信任才做到。
        我閒說,發現日劇紋理簡單,總之一人一隻聲,韓國黑社會出現總是一隻音樂帶起,不變。他不大喜歡這種做

法。
        「假如純粹以樂器來劃分,是過於簡單的。又,假如簡單歸納用某類風格,也是模糊的。做配樂的,一直思索

的,是因應故事發展,帶動情緒,如何發揮得最好。」
        唯獨結他,獨有喜好。"賤輝"便有獨奏。
        「可能是玩結他出身,選要表達的情緒,不少是結他,結他做到的孤獨感,很強烈。」
        他還彈奏ukulele。
        「Ukulele音色特別,結他是沒有那份清新。」
        《激戰》之前,黎允文近年一直專注做電影配樂,沒有再做流行曲創作,也幾乎沒有人記起他就是小島樂隊成

員,及天織堂的主腦人,天織堂的出現,也是離奇,在一遍翻唱日本歌的風氣下,他的樂隊玩中樂玩普通話。電影配樂

作品,熟識的還有《北京樂與怒》、《星月童話》。
        我說,"地獄式訓練"的打沙包,是來自電影,他更正。
        「是由自己另開錄音,我自製效果,鐵鍊的碰撞、呼吸、打沙包,都是自製。聲音清楚很多,沒有電影的場景

聲。」
        沒想到他捨易取難,有電影的聲音他不用。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GMT+8, 2019-7-23 02:30 , Processed in 0.02768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