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查看: 424|回復: 0

陳友在Da Da Bar

[複製鏈接]
清研 發表於 2018-1-22 13:42: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清研 於 2018-1-22 17:12 編輯

陳友在Da Da Bar

文/圖: 清研

chanyau002 (1)b.jpg
近日得知溫拿樂隊的陳友在尖沙咀Da Da Bar出沒,好奇之下,便過去探訪一下。
其實近來他有兩件事令我印象很深,第一件是他拍攝電影彊屍片,演出道士,讓我將八十年代的彊屍片回憶,和他創立的「二友電影」的回憶都翻出來了。

而另一件,是一則小事情,就是朋友到醫院探望一位鼓手「蛙王」,竟然遇到陳友,鼓手低調到來醫院探望另一位鼓手,令我覺得他應該是一個極重情義的音樂人。
及後「蛙王」逝世,連同Donald Ashley一算,香港又少了一位專業鼓手。

這天陳友來表演,原來他並不一定每周五都出現。他說,他負責組合整隊樂隊,樂隊已經有鼓手,但是他就是喜歡來玩,於是偶爾也會到場參與。
表演一夜共分三節,十時開始,大約至接近深夜一時。

陳友回流香港表演的日子其實不算長,他在近年一直在北京打理生意,有化妝品和香薰也有飲食生意。北京居住的日子很沉悶而壓力大,也沒有機會玩音樂,心情很不放鬆,某夜,他獨自走三里屯的酒吧去,聽live band表演之後,好像燃起了興趣,走到鼓手前,低聲要求上台玩玩,鼓手支吾以對,陳友塞了三百元到他的手,便上台打鼓,兩首。說罷,他自己也哈哈大笑。

對啊,溫拿樂隊最忙碌的時候,相信他推掉過不少job,多多錢都不接,這天竟然付錢表演。
鼓的興趣回來了,他便買入一套鼓,放在北京的家,每朝早七時,相鄰大廈有人練習saxophone,正好,他便開壇打鼓。

如此就理解,他到來酒吧,當完Band leader,還要打埋一份的原因,他就是當玩。這天,他跟一位到來探班的session結他手聊天,聊得開心,叫來紅酒請大家一起喝,然後他拿著酒杯上台,來,我們臨時玩一首Spain好不,眾樂手夾了幾句,好,於是他很興高采烈地玩一首複雜曲式的Chick Corea的Spain。
及後我告訴他,這曲的鼓手快要來港表演了,是Steve Gadd。

一set過後,他說,看完Simon Phillips的演出,令他對打鼓的熱情更是高漲呢。
對,在Simon Phillips的表演當晚,也見到他來欣賞,身邊還有位銀髮美女,不就正是Sue Ann,Sue Ann正是這隊樂隊的主音,她是香港出生長大的西班牙人。

我說,喜歡這夜的Material Girl,難得把八十年代的Madonna的disco作品變得如此輕巧,帶點巴西色彩的風味,很是有趣,而她有一把強力而野性的聲音。Sue Ann說,朋友傳了一條此曲的片給她看,她決定變奏的唱。
另一負責色士風的,叫Bon還有甚年輕的bass叫Jacky,都表演得自如輕鬆,合演一場愉快無比的娛人娛己演出。
sueann001b.jpg
chanyau002 (2)b.jpg
chanyau001b.jpg

回家翻看照片,看看場地的logo,才想起,對上的一次來此地欣賞演出,應該是Ginger Kwan的一場,還有是Teriver Cheung的結他表演,聽說包以正與尚羚已確定下個月來表演,要密切留意日期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GMT+8, 2019-1-21 17:15 , Processed in 0.03879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